星期六時原本打算前往公司加班奮戰,
可是因為老版CK桑臨時通知我,
說他有些事得傍晚才到,
這整個就正中本公子的下懷,
我正愁著沒時間去北美館看《限制級瑜珈》呢,
整個展覽2.25就要結束,
錯過這個週末,緊接著就是過年,
還真不知道要去那生時間出來。


因此,我就悠悠哉哉的前往北美館一遊。


這次的展覽主題為《限制級瑜珈》,
英文名稱為《Dirty Yoga》,
官方的說法為
試圖將當下熱門流行的活動作為一種象徵,
探討全球化風潮底下,
極端的價值觀之間的衝突及其多重可能性。


事實上,我還真不懂這次展覽的整體意義,
跟『熱門流行』『全球化』『極端』『衝突』以及『多重可能性』的And-Or relationship,
感覺上是負責的人,用夢幻飄渺、似有若無的文字,所堆砌出美好的藍圖,
不過,就如同我的網誌一般,總是用言不及義、不知所謂的文字所堆砌出的搞笑的場景一般,
問題不大。


不過,各別的作品,的確是可以符合以上辭彙的部份集合(Subset),
而且,有很多作品很有意思,也很觸動人心。


此次有33位於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之作品參與展覽,
有幾個值得玩味的作品,例如說,
Valeska Soares, Brazi, 所做的《Walk on by》,在一間空屋中,
擺放著兩個相對的椅子於房間中,而兩面牆以投影的方式,
同樣的照攝出一張在公園裡的椅子,不同的人半透明般的坐在椅子上,
人們彼此彷彿在不同的時空,卻又如此的接近,
好像要接攘相依,又似乎身處不同的宇宙。
如此的作品是她在加拿大時,見到成城市裡的人如此靠近卻相互視為不存在而有感。


另外一個作品也讓我駐足良久,
Vivan Sunaram, India, 的作品《Preening》,她的祖父為攝影家,阿姨為畫家,
各自有著許多的作品,Vivan藉著數位處理,
將不同的作品裡的家族人物,重新組合,彷若共聚一堂,
藉此重新定義了影像記錄與歷史的關係。


一個較為傳統的畫作《Everything is everything》,由日本畫家村田有子所作,
她利用黑、白、藍等低彩度的顏色,在畫版上平塗出純靜,安逸的心境,
望著她一系列的作品,
就如同自己的心靈,在簡單的色彩圍繞下,被洗滌沉澱。


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作品《A bit of anxiety--if I can call it that》,
是日本的藝術家田口和奈所作,
她藉由搜集數年於各報章雜誌的照片,
分解、拼貼、繪畫再照相,重新塑造出一系列全新而不曾存在的美麗女子圖像,
這樣融會真實而虛構的空靈感,讓我頓時愣了一下,
這樣的哀愁,這樣的憂慮,真的可以這麼說嗎(anxiety--if I can call it that)?


整體而言,我相當enjoy於這次的展覽,
雖然慧根總是少了一截,許多更深沉的意境並不是我小小腦袋瓜所能理悟的,
但是這樣的洗禮,仍然帶給了我相當長時間的快樂。
創作者介紹

小光葛格

gh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