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第一次遭竊。


前天晚上,加班到天昏地暗,依慣例趕著末班車回到家,
結果在開門之際,發現鑰匙插不進去,
而且家裡也沒人在,實在著急得緊,
這時試著看看奇怪的鑰匙孔,結果發現裡頭的芯整個歪掉,
旁邊也有著刮痕,此時又看到裡面那道門沒關好,心裡就想『不妙』。


千辛萬苦用暴力法將鑰匙轉進鎖孔,
然後終於把門打開,進到房間,
發現我的房間所有能打開看的抽屜和櫃子全部糟殃,
檢查了一下,似乎沒有什麼損害,
我就接著去看看室友大頭的房間,
哇~~ 整個就是一團亂,於是我打電話通知我的室友們(註一)這個慘劇。


中間跳過,反正清點損失清單後,
發現共少了我的一台相機,大頭的一台相機,
等於零的一台NB,小亞的一筒五十元硬幣超過三百枚。


這種情況,當然就是要保持現場原狀,打電話報警。


警察先生來處理了,連同分局副局長都來了,表現出一副誠懇的模樣,
只是裡面每一句都似乎在嚇唬我們,例如:
『當然我們可以請鑑識科來採集指紋,不過因為那碳粉有毒,
    所以一般人都不會弄得那麼麻煩。』
『筆記型電腦和相機都會進贓貨市場,你應該也知道很多地方都在賣(註二),
    所以現在可能報案也沒什麼幫助了,不過我們會加強這裡的巡邏......』
『現在晚了,你們如果嫌麻煩的話,就我回去幫你們備個案就好,
    當然如果不嫌麻煩也可以到我們分局去做個筆錄,只是有點晚了,你們要早點休息。』


我絕對沒有認為誠懇的條子伯想要吃案,
不過這種案子要破的確不容易,做了筆錄影響業績想必會造成他們的壓力,
尤其現在的政府愛喊口號,做數字,的確我們的報案有某程度的困擾。


不過,本公子不是被唬大的,我堅持『該作的筆錄就要作』,
而剛好大頭也是同樣想法,所以我們就請鑑識科過來做指紋採集。


老規矩,前頭都是引言。


重點是來了一位很有趣的鍵識科先生,他很仔細的幫我們在處理這事情,
我們也很好奇這個程序的進行,問東問西,聊天聊地的哈啦起來,
從一開始很認真在問怎樣的材質容易留下指紋,
到後來隨便瞎扯淡。


此時我說了一句『這樣好像CSI唷』,
那位大哥似乎也打開話夾子,跟我們聊了起來,以下稱『鑑』。


鑑:『CSI是不錯看啦,只是太神化了,紐約有多少案件,怎會有每案子都那麼多人在處理。』
鑑:『像我們一般都是一個人要處理好幾個案子,而且又不像他們有制裝費還可以穿西裝。』
大頭:『都採不到的話怎麼辦,要搜集地上的頭髮嗎?』
鑑:『頭髮也不是那麼好處理的,也要個三五根,而且要有毛囊,那如果禿頭就沒救了。』
鍵:『像CSI裡面還可以看棉絮找到衣服工廠,我看他在虎爛......』


後來我們已經自暴自棄了,反正都採不到指紋,就開始越鬧越開心。
我:『現在小偷越來越聰明了,會戴手套。』
鑑:『對呀,你以為只有你們在看CSI的唷,他們也會看呀。』
鍵:『而且現在的小偷都要很聰明,不然太笨的怎麼打開鎖進來,像你們就不會開鎖呀。』
(因為我們不會開鎖,所以我們是太笨的那個族群 。)


之後,我們決定要試試看怎樣才能留下指紋,
於是我就在我的鏡子上輕輕的按了一個指紋,
鑑識科大哥就用碳粉輕輕的鋪上,果然一個清悉的指紋就出現。
鑑:『你看,這樣就是一個很清楚的指紋。』
鑑:『就是你,來人呀,把他拿下。』
^^!


最後,要走之前,他還撂下一句話,
『看來最後的機會就是你家的這兩隻兔子,把她們帶回局裡當目擊證人吧』
『如果她們不說,就嚴刑逼供』


這位大哥,你太小看我家的兩隻寶貝了,
她們受過嚴格的特務訓練,不管你怎麼問她們,她們都不會透漏半點口風的。


註一:我家可愛室友有三個,
一位叫徐大頭,一位叫方小亞,一位叫等於零。
而我叫光弘葛格(or 小光葛格)

註二:我那知道那裡在賣贓貨,而且如果大家都知道那裡在賣,
你們是死人骨頭不會去抓唷。
創作者介紹

小光葛格

gh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檸檬
  • 哈~~~<br />
    怎辦~~本來是想安慰你的~~<br />
    可是...又覺的你寫的過程好好笑~~~<br />
    <br />
    還是給它大笑3聲好啦~~~哈哈哈.....<br />
    <br />
    只是,你們那"貧民窟"~~整個翻掉~~<br />
    也才找到那幾樣看起來似乎值個幾兩錢的"動產"....<br />
    ㄟ~~我想~~那些小偷也辛苦了.....<br />
    (逗逗你滴~~別扁我呀~~)<br />
    <br />
    不過,年關到了....小偷出沒瀕繁....<br />
    還是小心點嚕~~~<br />
    <br />
  • 曉珮
  • 看來最重的損失是那個錢筒...<br />
    如果是我, 一定超心疼的, 除了錢之外, 一次一次存的時候的那種喜悅, 也是很重要的...
  • ghyang
  • To 淑敏檸檬:<br />
    妳沒來過我家吧,妳怎知道我家像貧民窟,<br />
    真是的.............怎麼那麼會猜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To 曉珮:<br />
    那台相機陪我征討過整個台灣,<br />
    還去過紐約和九州,<br />
    照過的照片可能超過2GB,<br />
    雖然沒妳那台『人像王』那麼會把人照得美美的,<br />
    但是還是很心疼。
  • Karina
  • 相機裡有記憶卡嗎?<br />
    記憶卡裡有照片嗎?有下載下來嗎??<br />
    <br />
    (奇怪,我反而比較緊張照片的部分,哈哈)
  • ghyang
  • 嗯 相片自然是要download下來<br />
    而且備份好幾個地方的<br />
    只是這相機陪我走過大江南北<br />
    雖然比較舊 可是還是捨不得<br />
    <br />
    希望之後的人愛惜他。
  • ferrero
  • <br />
    那<br />
    <br />
    請問<br />
    <br />
    後續勒<br />
    <br />
    有 好的 ending嗎 ...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還有本來是 件 傷心事 瞧 你後來敘述 <br />
    <br />
    原來這麼風趣... 還會 自 餘 餘 人<br />
    <br />
    很樂觀.. 真羨慕 ..----
  • ghyang
  • ending是我拿到了張三聯單,<br />
    掛在公司裡以茲紀念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俗話說的好,<br />
    這就是人蔘,<br />
    又如同我的座右銘,<br />
    <br />
    求賜我寧靜,去接受我所不能改變的;<br />
    求賜我勇氣,去改變我所能夠改變的;<br />
    更求賜我智慧,<br />
    去分辨,甚麼是能夠改變,甚麼是不能改變的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就這樣囉~ :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